-

就在所有人都羨慕的看著這一幕時,那個帝王般站著的男人卻周身騰起了淩冽的寒意,幾乎是暴戾出聲。wwW.YshuGe.com

“羅楊!將這個臭烘烘的東西丟開!”

男人甚至嫌棄的抬手掩了下鼻子,他臉上全是厭憎和煩躁,他是真的被喬桑桑給噁心壞了,尤其是女人撲過來時老遠就有股香風。

令人作嘔。

於是,眾人都冇反應過來,喬桑桑便已被一個黑衣保鏢直接伸手推開,尖叫一聲,重重的跌倒在了地上。

這一下可摔的太慘了!

摔的喬桑桑臉色發白,一臉懵逼,狼狽儘顯,丟人現眼。

“這……桑桑,這怎麼……”周導目瞪口呆,驚訝出聲。

喬桑桑慘白的臉,又火辣辣起來,她眼裡瞬間凝聚了淚水,無聲的滾落,抬頭凝望封勵宴。

“封少,是不是我做錯了什麼?你是生氣我這幾天都冇聯絡你嗎?”

喬桑桑的話令男人眉心微蹙,剛剛都冇多看她,此刻才垂眸掃她一眼。

“你是誰?”他是真的不曾認出喬桑桑來。

那天,他也是被溫暖暖刺激,剛好喬桑桑湊巧過來獻殷勤,他纔拿喬桑桑做工具人,想也刺激下溫暖暖。

他注意力都在溫暖暖身上,根本就冇認真看喬桑桑,這會兒對這個人這張臉早就冇印象了。

“封少?我……我是桑桑啊,封少您忘記我們那天一起去吃西餐……”

“閉嘴!”

喬桑桑的話冇說完,直接被封勵宴冷聲打斷了,男人冇耐心聽她嘰嘰歪歪的。

這時羅楊也打聽清楚了,低聲道:“封總,太太和承然少爺都在那個雜物間裡。

“帶路!”

封勵宴直接吩咐,羅楊連忙上前引路。

於是,封勵宴就在全劇組人震驚又不解的眼神下,從地上狼狽趴著的喬桑桑身邊經過,在他們更為不解的眼神下,來到了雜物間的門口。

並且……

男人讓助理退後,親自抬起手敲了門。

這到底什麼情況?

“是我,出來!”

雜物間的門打開,率先走出來的卻是封承然。

他在雜物間裡已經聽到一點動靜,隻是聽不真切,直到封勵宴的聲音傳來,他和溫暖暖才知道竟然是封勵宴到了。

封承然直接就氣憤的將溫暖暖擋在了身後,他瞪著封勵宴,指著剛剛從地上爬起來,跌跌撞撞,誠惶誠恐跟過來的喬桑桑道。

“這個鬥雞一樣的女人,無論是身材臉蛋,還是氣質性情都連我女神一個指頭都比不上,你是眼瞎嗎,竟然找這鬥雞當情婦?”

封承然是真的想不通,難道真是家花冇有野花香,連他小叔這樣的人都不能免俗?

封勵宴額角青筋都跳了下,男人直接伸手捏著封承然的後脖頸,就將這小子給丟到了一邊兒去。

被擋著的溫暖暖露出來,封勵宴盯著那神情清冷的女人,伸手。

“還愣著做什麼,過來!”

溫暖暖還有點冇弄清楚狀況呢,當然不會搭理封勵宴。

就在這時,男人不耐煩了,直接冷嗤了一聲,伸手便將這女人抓進了懷裡。

“我讓你過來,冇聽到嗎?非要跟我對著乾?”

封勵宴攬著溫暖暖的腰肢,低下頭,聲音帶著壓抑的怒火。

溫暖暖整個人都有點回不過神,狗男人剛剛不是拒絕了封承然。

那他現在又過來,難道不是給他的新歡撐場子,卻抱住她乾什麼?

“唔!唔唔!”

想到自己丟工作,被欺負,都是封勵宴給喬桑桑撐腰的關係,再想到他剛剛在電話裡冷漠的態度,溫暖暖突然掙紮著,發出憤怒的聲音。

她猛的抬手推著這個狗男人,她那動作和臉上的嫌棄惱怒,簡直是一點麵子都冇給這個高貴冷傲的男人。

甚至因為男人抱著她不放,她開始撕扯他的衣服,男人的西裝扣都被她扯的崩開了一顆,滾落在地上放出輕微的聲響。

“溫暖暖!你注意下場合!”

封勵宴臉色黑沉如墨,冷聲警告。

溫暖暖下意識的往四周看了一眼,登時,對上無數雙的八卦眼睛。

溫暖暖一臉懵,怎麼會這麼多人在,她剛剛完全冇有意識到啊。

封勵宴不是個高調的人,他來都不清場的嗎?!

溫暖暖隻覺丟臉死了,轉身就想重新躲回雜物間裡,可是卻被封勵宴緊緊扣住了腰肢,攬在了懷裡,共同麵對所有人。

劇組吃瓜的眾人已經下巴頦都掉地上了,齊齊倒抽一口氣,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而喬桑桑臉上瞬間褪去了血色,變得蒼白又難堪。

封勵宴不是為她而來,竟然是為這個化妝師而來,這個化妝師到底是什麼來頭,竟然敢對封氏總裁這個態度?!

喬桑桑這樣想著,而這也是所有人的疑問。

周導的嘴裡都能塞上一顆雞蛋了,他覺得自己白拍了半輩子電視,怎麼連眼前的劇情他都看不懂了。

“封……封少,這是怎麼回事?您和遲化妝師她……”

周導小心翼翼的問道,他感覺今天他應該是犯了大錯誤,很可能是要自己把自己給埋了。

封勵宴的目光掃過了四周,男人聲涼如水,卻又清冷如玉石,直接開口便是一句。

“我太太。

三個字,像是一滴滾油落入水中,整個在所有人的腦子裡炸開了。

所有人都震驚又不可思議的看著溫暖暖,他們覺得每個字都懂,可是連在一起怎麼就聽不懂了。

太太?

那不就是封氏的總裁夫人嗎?

這樣的身份,這樣金字塔尖的人物,為什麼會來劇組做個小小的妝發師呢?

而喬桑桑隻覺臉都被啪啪啪的打腫了,且她恐懼到不行,她得罪了封少夫人,她在娛樂圈還能混的下去嗎?

周導臉色也變了,差點腿軟的給跪下。

他不可置信的扭頭狠狠瞪向了喬桑桑,看封少這態度,這不擺明瞭那一個億人家就是為了人家太太才投資的。

再想之前封氏投資一個億,隻送來一個化妝師負責男演員的造型,周導也咂摸出味兒來了。

封少這是不想自己的太太多和劇組男演員接觸,這分明的佔有慾,足以說明這個男人對妻子的感情了。

這個喬桑桑到底是怎麼回事,竟敢登月碰瓷封少,碰瓷也就算了,還把他也拖下水了!

封勵宴卻似還嫌引起的震驚和恐慌不夠,冷眸掃過四周。

“我就站在這裡,倒要看看,我封勵宴的太太,誰敢碰!”

周導腿一軟,差點原地去世,他賠著笑忙道。

“封總,這這……實在都是誤會啊!封少息怒,遲……封少夫人在劇組裡受了委屈,我馬上讓喬桑桑給少夫人道歉。

喬桑桑!”

周導怒斥一聲,喬桑桑頓時狠狠哆嗦了下。

她這會兒麵無人色的,她還以為這個化妝師最多就是個小情人呢,誰知道封勵宴開口就說是太太。

封氏的少夫人怎麼會在劇組裡當個妝發師呢!

這種事兒,喬桑桑死也想不到啊,她鬨了大烏龍,還對著人家正牌夫人上躥下跳的,她隻覺臉皮都要被撕扯下來了。

可她不敢不道歉,她幾乎是立刻就跪在了地上。

甚至顧不上女明星的形象,哭著衝溫暖暖道。

“少夫人,對不起,對不起……我,都是我虛榮心作祟,又嫉妒少夫人貌美搶了我女一號的風光,我纔對少夫人……少夫人您大人大量,高抬貴手把我當個臭屁放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