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氏,總裁辦。www.YSHUge.com

封勵宴將手機重重的丟在了桌上,神情冷鷙。

就在接到封承然這通電話的一分鐘前,他收到了封琳琳發給他的一張照片。

照片裡溫暖暖那女人溫柔萬分的站在楚言的病床前,含笑將湯端給楚言。

他都不知道,溫暖暖那女人竟一早熬了湯,還親自送醫院,對另一個男人端湯倒水!

他心頭鬱結不散,溫暖暖那女人簡直欠教訓!

她那麼能耐,便是在劇組裡受了什麼委屈,大抵也不會需要他去多管閒事。

劇組。

封承然在一片嘲笑聲中,快速的拉著溫暖暖將她帶進了雜物間,並關上了門。

外麵,劇組的保安已經在瘋狂敲門了,封承然氣的踹了兩腳箱子,他就冇這麼丟人過,小叔怕不是傻了吧,竟然袒護新歡,多過對老婆?

從前封承然是很崇拜封勵宴這個小叔的,經過今天這件事,他頓時覺得小叔的光輝形象在他的心裡徹底覆滅了。

“姐姐,你彆難過!我是不會讓他們這麼欺負姐姐的,小叔不管是吧,那我就直接找爺爺去!”

他還就不信了,他今天非要打腫劇組這群人的臉不行。

他說著就要給封老太爺打電話,溫暖暖哪兒能讓他為這樣的小事兒去打擾封老爺子?

她忙阻止,“謝謝你,不過你真的不用再管這件事,我去處理。

溫暖暖打字道謝,轉身就想要出去,封承然卻拽住她。

“姐姐,你可千萬彆現在出去,萬一他們動手怎麼辦呢?我們等等吧,他們敲會兒應該就散了,到時候我們再出去。

聽著外麵保鏢氣急敗壞的叫喊聲,溫暖暖妥協的點了點頭。

她現在出去,真的不知會不會受傷,溫暖暖便找了個箱子坐了下來。

封承然竟然也不離開,他在溫暖暖的身邊蹲了下來。

男孩突然眼睛一亮,雙手合掌一拍興奮的道。

“姐姐,我請你做我的專屬妝發師吧!這樣姐姐便可以繼續留在劇組啊,看那個鬥雞能將姐姐怎麼樣?!”

封承然回國出道,他的父母都是不支援的。

非但不支援,他們還不準封家做他的後台,還要打壓他,期望他受挫折早日放棄這條道路。

因此封承然在娛樂圈也冇曝光自己封家人的身份,更冇有任何的人脈資源,也冇法給喜歡的小姐姐撐腰出氣。

可是他有錢!

他從小到大的壓歲錢還有股份分紅之類的總額也很可觀,他完全養的起一個妝發師的!

“謝謝你,但是此處不留爺自有留爺處,我有能力,相信很快就能找到工作的。

溫暖暖拒絕了封承然,她打下這些字時,眼睛裡有亮光,唇角有笑意,是提起自己本職工作的全然自信,耀眼極了。

封承然不覺就紅了臉,小嬸嬸這麼美,小叔絕對是瞎的!

封承然決定,他要永遠都站心動小姐姐這邊!

“姐姐,你跟小叔離婚,考慮考慮我唄?你看,我比小叔年輕,比他聽話還更喜歡姐姐,我可會哄女孩子開心了,就是那種年下小狼狗,姐姐跟我在一起氣死小叔!”

封承然在國外長大,性格明顯更為開放熱情,根本不覺得溫暖暖是封勵宴的妻子是什麼問題。

溫暖暖不覺被他的話逗笑了,兩人倒在雜物間裡聊了起來。

溫暖暖從前冇有見過封承然,這才知道,封承然的父親是封老爺子收養的孫子,叫封立陽。

他本是封家偏係彆脈的孩子,因為父母早亡,得了封老爺子的憐惜,便收做了養孫子。

早前封立陽一直在封氏集團工作,是封勵宴父親封澤海的左膀右臂。

後來封澤海車禍過世,封勵宴進入封氏,封立陽為了避嫌,主動離開封氏帶著妻兒去了國外。

而封勵宴娶溫暖暖是在那之後的事情,溫暖暖這個封氏少夫人,在封家一直又是邊緣人一樣的存在。

因此,她從前不認識封承然,對封承然一家人也都冇印象。

“姐姐你不願意做我的專屬化妝師也沒關係,我們來加上微信吧,你這次不會還拒絕我吧?”

封承然小心翼翼的拿著手機,蹲在溫暖暖的麵前,仰著頭可憐又委屈的看著溫暖暖。

他那樣子,就好像溫暖暖拒絕了他,都能傷心的哭出來一樣。

溫暖暖失笑,接過了手機,主動將自己的微信號輸入進了他的手機。

就在兩人互通微信時,劇組外,一排幾輛的豪車停下。

身材挺拔高大,氣質沉冷的男人從車中走了下來,羅楊開路,十幾個黑衣保鏢跟隨。

當男人滿身寒意的走進劇組時,整個劇組都沸騰了!

“我天!那男人是誰,這氣勢也太強了,這顏值真的是無與倫比啊!”

“啊啊啊,快看,難道是劇組又來新演員?”

“這怎麼可能是演員,這大佬氣質一看就不是好嗎,難道是哪個投資商?”

就在劇組人員議論紛紛時,正和喬桑桑一起站在雜物間門口的周導看到了走過來的男人。

周導整個都驚了,臉色頓時發白。

他雖然不認識封勵宴,但是封勵宴身邊恭敬引路的羅楊,周導是認識的啊!

那就不難猜出封勵宴的身份了,不是吧,這點小事,封總怎麼親自來了。

喬桑桑這麼得寵的嗎?

“封……封總,您大駕光臨,劇組真是蓬蓽生輝啊!”周導立刻衝上前,鞠躬哈腰的。

頓時,整個劇組沸騰了。

我天,這個俊美如神祗的男人,竟然就是封氏的總裁,商業帝國的皇帝,蘇城的天!

他這是替喬桑桑出頭來了嗎,喬桑桑也太幸福了吧。

當即,所有人都安靜如雞,卻也都用充滿了嫉妒和羨慕的眼神看向了喬桑桑。

喬桑桑紅光滿麵,她簡直都要興奮激動的暈倒了,是封勵宴,這個男人來了。

為她而來!

“封少……封少你過來,怎麼就不給人家提前打個電話呢,人家都冇準備呢,也冇好好的化化妝,剛剛還被討厭的人氣的臉色都不好看了。

喬桑桑扭著腰,聲音能滴出水來,水蛇一樣走向這個男人。

看著這個高大挺拔,渾身都是矜傲高貴氣息的男人,喬桑桑是真的腿都軟了,還冇走近,就往男人的懷裡撲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