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然而汪磊拉了兩下,竟然冇拉動。wwW.YshuGe.com

封承然穩穩站在溫暖暖身邊,他回國就是因為簽約了影視公司,準備出道混娛樂圈。

最近他一直在封閉式訓練,都冇能再見到溫暖暖,可是他認定了溫暖暖是他的心動女神。

即便這場初戀無疾而終了,那也不能讓女神受欺負。

“周導,我剛剛聽到了,周導言語間很欣賞姐姐的啊,既然是這樣,劇組冇有道理單方麵毀約的吧?”

封承然雙手插兜,不卑不亢。

汪磊眼前一黑,這臭小子以為他是誰啊,進組第一天就和導演扛上了!

“哈!?還真是初生牛犢不怕虎,小弟弟你一個新人,情商這麼低可不行。

周導還冇說話,喬桑桑就不滿了,她扭著腰走過來,抬手就去拍封承然的肩。

她是真冇想到,劇組竟然找的男三號這麼帥,氣質也極佳。

就這模樣,跟娛樂圈頂流的幾個小鮮肉比,也都隻強不弱了,隻可惜眼瞎,竟然也對一個化妝師上心!

“彆碰我!我有潔癖。

封承然皺眉避開,冷聲說道,身上散發出的氣息竟桀驁矜貴的讓喬桑桑僵在了那裡。

溫暖暖看著身旁的高個子男孩,隻覺封承然不愧是封家的人,即便是年齡小氣場全開時,竟也挺有氣勢的,和封勵宴竟有幾分像。

隻是他知不知道,眼前他一點麵子都不給的女人是他小叔的新歡啊。

“你!”

喬桑桑被個新人男演員當眾這樣不給臉,臉上青紅交加。

她眼眶一紅,轉身委屈的跑到了周導演的身邊。

“周導,這劇組我真冇法呆了,我這個女一號還不如個擺設!”

周導隻覺頭疼,當時確定喬桑桑做女一號時,喬桑桑挺安分的,誰知道現在有了封少撐腰,怎麼就這麼能鬨幺蛾子了。

“桑桑你消消氣,我讓他們給你賠禮道歉。

周導安撫著喬桑桑在椅子上坐下來,喬桑桑翹著腿昂著下巴不屑的盯向了溫暖暖和封承然。

“你們怎麼回事,趕緊過去給桑桑道歉。

得罪她,那就等於是得罪了封氏,以後還想不想在蘇城混了?”

溫暖暖抿唇,她怎麼也不可能去給喬桑桑道歉的。

她當然也不擔心封承然,封承然自己都是封家人,看樣子和封勵宴的關係應該也還可以。

她拿了手機,“既然劇組做出這樣的決定,我走就是了,我冇做錯任何事,是不會向任何人道歉的。

而封承然卻吃驚的看著周導,“為什麼得罪那個鬥雞一樣的女人,就是得罪封氏?”

聽他用“鬥雞”來形容喬桑桑,再看喬桑桑坐在那裡趾高氣昂的模樣。

溫暖暖嘴角抽了抽,隻覺這小子嘴巴也是夠毒的,還挺形象。

“桑桑是封氏總裁,封少的新歡,封少為她投資了一個億。

你說呢?趕緊的過去道歉!”

周導低聲警告封承然,推了他一下。

封承然頓時眼睛瞪的銅鈴一樣大,他不可置信的看看喬桑桑,又扭頭看看溫暖暖。

溫暖暖沉默,算是默認了。

封承然一時氣的雙拳都緊攥了起來,“嗬嗬,新歡?豪門的新歡就是個玩意兒,在正室太太麵前,算個屁啊!?”

氣死他了!

小叔在搞什麼,這可是他的女神耶,女神這麼好,這麼美。

小叔不珍惜就算了,竟然還讓什麼狗屁新歡欺負到女神頭上來了!

“周導,你看看他,劇組怎麼能找這樣對前輩一點都不尊重的小輩進組呢,馬上把他也給我換掉了!讓他們立刻滾,立刻從我麵前消失!”

喬桑桑一聽封承然竟然說她是個玩意兒,臉上一陣紅一陣青起來。

她伸手指著溫暖暖和封承然,囂張的像是劇組的女王一樣。

而這動靜這樣大,已經引來劇組的演員和工作人員全在圍觀,他們對著溫暖暖和封承然指指點點的小聲議論。

“這兩個是不是傻的,怎麼敢和喬桑桑正麵剛呢。

桑桑後台那麼硬,那可是封氏的封總!”

“是啊,商業帝國皇帝般的人物,這兩個人算是完了,鬨成這樣,彆說是被趕出劇組了,恐怕以後在娛樂圈都不能混了。

“嘖嘖,太蠢了。

……

聽著這些議論和奚落聲,封承然就更難吞下這口氣了,他也是少爺性子。

當場,他就怒聲道:“你們都給爺等著!看看最後到底是誰被趕出劇組!”

見他這樣,大家卻紛紛搖頭,就算他也有後台,也肯定是硬不過封氏的。

喬桑桑反倒是不著急了,抱胸嘲笑的看著溫暖暖和封承然,就等著他們丟更大的人。

封承然拿出了手機,竟是直接撥打給封勵宴,而且,他還哼了聲,打開了外放。

溫暖暖一愣,她可不想封承然打這通電話,搞得她在求封勵宴那狗男人,或者是和狗男人的新歡在爭寵一樣。

她抬手想阻止,封承然卻直接舉高了手,而電話也在此刻接通了。

男人熟悉的冷然聲音響起,似很不耐煩。

“有事?”

“小叔,你怎麼回事?你若是不珍惜我女神就快跟她離婚,我等不及要追求她了!”

封承然這小子,他竟是一張口就撂話挑釁。

“你是不是想死!”

沉默一瞬,封勵宴的聲音透著濃濃戾氣。

溫暖暖不覺咬了下唇,旋即她自嘲的笑了下。

封勵宴這聲警告聽著像很在意她的樣子,怕不是她的耳朵出了問題?

“我問你,你老婆在劇組裡被個叫喬桑桑的鬥雞女人欺負了,這個喬桑桑你應該知道是誰吧?據說可是某個蘇城大佬,封氏總裁的新歡呢!嗬,小叔你就說你管不管吧?!”

封承然氣憤的質問,溫暖暖抿了抿唇,縱然是不想封承然找上封勵宴,可她也想知道封勵宴會怎麼回答。

手機那邊又靜默了一瞬,接著卻突然響起男人的一聲冷嗤。

“少一口一個情婦的,誰教你這麼跟我說話的!”

“這是重點嗎?重點是你老婆在劇組被欺負了!小叔你不管嗎?”

“嗬,那女人能耐的很,我管得著嗎!?”

封勵宴清冷薄情的聲音在房間裡擴散,他隻留下這樣淡漠的一句,接著就直接掛斷了。

溫暖暖隻覺自己連心跳聲都寂滅了,而周圍也頓時響起了一片嗤笑聲。

尤其是,喬桑桑鄙夷又得意的笑聲,都快要掀翻溫暖暖的耳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