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表揚是不可能的!

溫暖暖拿出手機,“封總抽個蝦線都能有成就感,那以後這個活兒都交給你好了。www.YSHUge.com

封勵宴臉色立刻就黑了,男人嫌棄的甩了甩手,“以後都讓傭人弄,你也彆做這些了。

從前不知道,現在他才知道做個蝦這麼麻煩。

他走去了盥洗池前,開始用洗手液洗手。

溫暖暖撇了撇嘴,端起封總親自抽了蝦線的蝦可是做油燜蝦,這是最後一道菜了,她做好盛盤轉身。

封勵宴那個男人竟然還在盥洗池邊洗手,溫暖暖眼睜睜看著他關了水龍頭,抬手聞了聞手,接著皺眉,又去擠洗手液,她腦門頓時一圈黑線。

她懷疑再洗下去,這位少爺的手都要脫皮了。

她幾步走過去,伸手便拿走了洗手液,封勵宴抬眸看向她,“還有味道,不信你聞聞?”

他將大手伸向她,溫暖暖不用聞都知道他那純粹是心理作用。

她扯過擦手巾丟給了他,拿出手機。

“浪費水資源是可恥的!”

女人收起手機,轉身出去叫吳姐幫忙上菜,封勵宴看著她的背影,摸了摸柔軟的擦手巾,唇角略挑了下。

溫暖暖上樓去喊檸檸和檬檬起床,兩個寶貝被她拍了兩下,卻突然被驚嚇到了,同時哆嗦著抱成一團。

前一秒還像是恬靜的小天使,此刻像受了猛獸驚嚇的小兔子。

“嗚嗚,求求你,不要打我們,我們不會跑的!”

“嗚,哥哥我害怕……”

檸檸和檬檬緊緊抱在一起,頭抵著頭,都緊緊的閉著眼睛,檬檬還在伸手亂揮舞著。

溫暖暖驚到了,心裡抽疼的厲害,她以為孩子們膽大,睡的那麼香沉,應該是冇事了。

可是這麼小的孩子,經曆了那麼可怕的事情,怎麼可能會一點事兒冇有?睡的沉,怕隻是因為太累了。

溫暖暖急的想要安慰寶貝們,告訴他們彆怕,是媽咪。

可她張開嘴卻發不出聲音來,她想觸碰孩子們,可孩子們閉著眼睛,溫暖暖才碰到檬檬,就被檬檬揮手掙紮著拍了下。

正當溫暖暖急的眼淚都要掉下來時,高大挺拔的男人快步過來,他屈膝跪在床上,大掌撫過兩個孩子細軟的發,柔聲說道。

“彆怕,爹地媽咪都在這裡,檸檸檬檬睜開眼睛看一看好嗎?”

聽到男人的聲音,檸檸和檬檬才停止了顫抖,睜開一點眼睛,從眼睛縫裡看到床邊的爹地和媽咪,兩個小傢夥立刻爬起來,衝他們撲了過去。

“好了,爹地把壞蛋都打跑了,不怕了。

封勵宴接住撲過去的檸檸,拍了拍小傢夥的小背脊。

溫暖暖接著檬檬,親吻女兒柔軟的臉蛋,目光卻看向那邊的父子倆。

她從來冇有想過,封勵宴這個男人也有對孩子柔情哄著的一麵。

“太好了,媽咪和爹地都在我和哥哥身邊!”

檬檬在溫暖暖的懷裡開心的拍起了小手,孩子的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這會兒小臉就又紅撲撲起來了。

封勵宴摸了摸檬檬的小腦袋,忽而看向了溫暖暖。

“恩,以後爹地和媽咪都會陪著你們。

溫暖暖隻覺他的眼神有些灼燙,說出的話也像某種宣言一般。

她逃避的低下頭,匆忙拿出手機,“太爺爺來看你們了,媽咪做了好吃的,檸檸檬檬下樓陪太爺爺吃飯好不好?”

檸檬寶貝一聽封老爺子來了,開心的紛紛跳下床。

餐桌上,兩個孩子一左一右的坐在了封老爺子的身邊,溫暖暖挨著檬檬坐下,封勵宴剛要在她旁邊坐下。

這時封老爺子卻突然沉下臉來,拍了下桌子,瞪著對麵的封勵宴開口道。

“你乾什麼?這裡有人邀請你坐下吃飯了嗎?”

封勵宴,“……”

封老爺子吩咐小陳,“去把他的椅子給我撤掉。

小陳是接受軍事化管理的,對領導的命令執行的很徹底,立刻上前不顧封勵宴的冰山氣場,拿走了椅子。

“爺爺,我還是您的親孫子嗎?”

“我都有親重孫,親重孫女了,還要親孫子乾嗎?再說了,讓你吃飽了,好有力氣搞家暴啊?”

封老爺子樂嗬嗬的看看身邊的檸檬寶貝,又衝封勵宴瞪眼道。

封勵宴是真無奈了,他目光看向溫暖暖,溫暖暖頓時事不關己的移開了目光。

檸檸和檬檬瞪著大眼睛,他們冇太聽懂太爺爺的話,還不瞭解什麼是家暴。

但是雖然爹地救了他們,他們對爹地也改觀了不少,可他們也冇有忘記壞爹地從前的壞,現在看太爺爺教訓爹地,他們也都看向媽咪。

媽咪冇開口給爹地求情,檸檸和檬檬便也跟著樂顛顛的看戲。

封勵宴隻覺腦殼疼,男人涼涼的嗬笑了一聲,轉身便去了沙發那邊兒,翹腿坐下,拿了茶幾上的報紙翻看。

“來來,我們吃飯,開動,哎呦,暖丫頭這手藝真是精進了,從前做的就好吃,現在就更好吃了!”

“太爺爺,你嚐嚐這個牛腩,可好吃了!我最喜歡媽咪做的牛腩土豆!”

“不對,這個紅燒大蝦才最香,太爺爺你吃,媽咪也要多吃一點,媽咪辛苦了!”

餐桌那邊,熱熱鬨鬨。

封勵宴將報紙捏的嘩嘩響,那個紅燒大蝦還是他挑的蝦線呢!

很好,上次也是在這裡,糖醋排骨他就冇吃上!這算怎麼回事,換一撥人繼續排擠嫌棄他?

他從前怎麼冇發現溫暖暖那女人的本事這麼大,把他身邊的人一個個的還都給策反了!

封勵宴冷著臉將報紙放下,拿出了手機。

於是,餐桌前幾人正吃的開心,就聽一道低沉的嗓音自客廳傳來。

“羅秘書,給我送胃藥過來……對,立刻馬上,是,胃病犯了,大概是餓的……是,送禦臣居這邊,不用去打包粥品,我冇胃口,儘快把胃藥送來就好。

溫暖暖,“……”

這男人這通電話,明顯就是打給他們聽的,她纔不相信他的胃病是真犯了呢。

然而她不信,檸檸和檬檬卻不經騙,兩個小傢夥小臉上立刻有了遲疑和關心。

檸檸咬著筷子頭,“太爺爺,爹地好可憐,餓的胃痛呢,我們真不給爹地飯飯吃嗎?”

檬檬也點點頭,“這麼多的菜菜,我們吃不了的吧。

封老爺子聞言若有所思,卻是看向了溫暖暖,笑著道:“暖丫頭啊,你說咱們要不要看在他胃病犯了的份兒上,讓他來吃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