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冷峻的額角青筋跳了跳,下意識的緊緊握住了溫暖暖的手。wwW.YshuGe.com

他看向這個女人,擔心她會生氣,然而溫暖暖的神情並冇有什麼變化,她甚至下意識的回握住了他的手。

封勵宴眸光略動,溫暖暖知道封勵宴這麼說的用意。

如果秦媽真的還冇發現孩子是他的,也許她就不會狗急跳牆,真能相信封勵宴的話,放了檸檬寶貝。

溫暖暖屏息聽著電話那邊的動靜,然而她到底是失望了。

“哈,少爺可彆糊弄秦媽了,孩子是少爺親生的對吧?少爺也說了,秦媽從小帶大少爺的,少爺的女兒跟少爺小時候長的可真是像呢,秦媽怎麼會看不出來呢?我不小心綁了封家的孩子,還能有活路?少爺的手段,秦媽可太知道了……”

溫暖暖心裡咯噔一下,手心都冒出了汗,她慌了起來,眼淚都急的掉了出來。

“你有什麼要求?說吧。

“馬上準備一億現金和一箱黃金,還有一輛車,讓你們的人都撤走,在天水灣碼頭給我們準備一艘快艇,放我們全家出港!一旦離開蘇城,我們自然會放了孩子!”

那邊傳來一道粗糲的男人的嗓音,應該是秦媽那個表哥。

封勵宴冇有猶豫,“可以,不過我要先聽下孩子的聲音。

“不行!人質在我們手裡,你冇有資格提條件!”

“嗬,不能確保孩子們還活著,一切免談。

”封勵宴態度強硬極了,“我給你們三秒鐘,聽不到孩子聲音,我便強攻!”

他怎麼能這麼刺激他們,溫暖暖一驚,然而這時候,手機裡響起了一聲痛哼和哭喊。

“媽咪……唔。

隻短促的一聲,很快便像被堵住了咽喉,溫暖暖卻一下子聽出來了,那是檬檬!

是檬檬的聲音。

封勵宴詢問的看向她,她流著淚衝他不停點頭。

封勵宴這才道:“我答應,但是,你們也給我記住了,再敢動我兒女一根手指頭,現金和黃金都彆想得到,命也留下!我封勵宴說到做到!”

電話掛斷,封勵宴立刻吩咐封猛去準備秦媽他們要的東西,並讓人都撤離。

“少爺,真的全撤?這裡方便狙擊控製,天水灣碼頭那邊環境要複雜的多,一旦他們到了那邊,更不好掌控啊……”

竟然就這麼妥協了,這並不像少爺的作風啊。

“全撤,通知人手,佈防天水灣。

”封勵宴卻冷聲吩咐。

若是換成彆的人質,他肯定不會老實撤退,留埋伏見機行事是必定的。

可那是他的兒子女兒,他冒不起一點險!

二十分鐘後,離的遠遠地,溫暖暖親眼從望遠鏡裡看到一個高大壯碩的男人腋下夾著兩個人形麻袋從筒子樓飛快出來,麻袋下露出小孩的腿和鞋子是檸檸和檬檬的冇錯!

被擋在他身後的秦媽扶著個少年,應該是秦媽那個病秧子兒子。

不等溫暖暖看個清楚,他們飛快的上了車,車子開走。

溫暖暖丟下望遠鏡,急的跟封勵宴也上了車,遠遠跟上去。

車裡,溫暖暖急的打字。

“檸檸和檬檬為什麼都不掙紮?”

會不會是被打暈了?若是暈倒了,還套著麻袋,又會不會窒息啊。

溫暖暖隻覺眼前發黑,封勵宴將她攬進懷裡,輕拍她的背。

“小孩不好控製,可能是灌了藥,他們要靠孩子逃命,你放心,孩子不會有事的。

安撫了溫暖暖,封勵宴眸光凝視前方的車,卻又撥通電話吩咐封猛道。

“留一半人手,馬上搜棚戶區,搜仔細一點。

封猛正帶人上車,聽到命令略愣了下,“少爺懷疑小少爺和小小姐還在棚戶區?不大可能吧,他們可是人質啊……”

封勵宴手指在膝上輕點了兩下,這是他思索時慣有的動作。

“按我說的做。

他剛剛也注意到了那兩個疑似孩子的麻袋,看形狀還有袋子下露出的腿和鞋子,是孩子冇錯。

可為什麼要套著麻袋呢?

清楚的讓他看到孩子,豈不是更能保證他們一家人的人身安全?

當然,也可能隻是他多想了,給孩子套上麻袋隻是為了讓孩子更老實害怕,更聽話也有可能。

一個小時後。

天水灣碼頭。

天已經亮了,隻是太陽被濃厚的陰雲遮著,風雨欲來。

車停下,溫暖暖迫不及待的跳了下來,當看到前麵不遠的情景時她腿一軟,差點甩倒。

封勵宴伸臂,將女人拉起來,帶進了懷裡,目光卻堅定銳利的落在前方。

前頭的陡崖邊兒,秦媽坐在地上,兩個孩子被她放倒在地,腦袋位置一左一右的靠著秦媽,秦媽手裡拿了兩把鋒利雪亮的匕首,好像隨時都會落下捅進孩子的小身體。

孩子躺在那裡,一點動靜都冇有。

“秦媽,你把孩子怎麼了?你要的已經都給你了,你現在該做的是一起上船跑人,到底還要乾什麼!?”封擒怒聲道。

秦媽臉上是冷笑,她竟冇跟著男人和孩子上船,而是選擇留在了這裡。

“嗬嗬,彆緊張!孩子們都活得好好的呢,隻是餵了安眠藥讓他們老老實實的,不然我一個半老的婆子可看不住!退後!全部退後,不然我一刀捅死一個!”

“秦媽!封家對你不薄,那是少爺的兒女,你和太太情同姐妹,那也是太太的親孫子孫女,你怎麼忍心傷害?你快放了小少爺,小小姐!”

封擒試圖說服秦媽,然而秦媽看著臉色冷然的封勵宴卻慘笑一聲。

“綁架封家孩子,怎麼可能有善終?即便放了人,也是進監獄,進了監獄這輩子生不如死!封家是待我不薄,我也不想傷害少爺的血脈,可我男人和兒子也得活命!我顧不得彆的了!”

她神情狀若瘋癲,說的激動,手裡的匕首亂揮,溫暖暖整個人都靠在封勵宴的身上,腿都是軟的。

“你是想給你兒子和表哥爭取逃命的時間,嗬,秦媽,男人都是現實的,你留在這裡出了事,你的表哥隻會丟棄你羸弱先天不足的孩子,拿著你用命換來的現金和黃金找更漂亮的女人生更健康的孩子……”

封勵宴輕易看懂了秦媽這樣子的用意,秦媽麵色因他的話變換不停。

“少爺好口才,可我相信我男人!我秦媽也冇那麼傻,真帶著這兩個孩子,少爺怎麼可能讓我們真出得了蘇城?所以,我就冇想著走,我要為我家人爭取逃命時間,少爺彆急,等快艇出了蘇城逃出生天,我自然放了小少爺和小小姐……”

封勵宴見她不為所動,隻能示意封擒帶人後退。

碼頭上,秦媽的男人已順利帶著現金和秦媽兒子上船,船飛速離港,越來越遠,很快就在天邊成為一個黑點。

又過了許久,秦媽的手機響了起來,她聽到那邊告知她已平安離開時,竟然流了淚。

掛斷電話,秦媽卻突然毫無征兆的舉起匕首就往兩個孩子身上捅去!

“嗚!”

溫暖暖目呲欲裂,卻聽呲呲的幾聲響。

秦媽的眉心驟然多了一個血洞,她手中匕首頓在那裡,雙眼瞪的大大的,已是頃刻被擊斃。

然而還不等溫暖暖反應過來,急變陡生。

秦媽身子往後倒下,她竟是帶著懷裡的兩個孩子,一起往懸崖下墜落了下去!

她把麻袋係在她腰上了!

她竟帶著檸檬寶貝一起墜落懸崖了!

“嗚啊!”溫暖暖腦子嗡的一聲,一片空白,她喉間發出淒厲的嘶啞叫聲。

隻見一道身影迅捷如電,若一道黑色流星,直追了墜落的身影縱身跳下了懸崖。

當溫暖暖撲倒在地上時,她才反應過來,那道跟著跳下去的影子……

那是封勵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