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yv小說網 >  封勵宴 >   第147章 對不起

-

黃茹月雙唇動了動,出了滿頭的汗,她緊張的看了一眼測謊儀器,咽喉滾動。Www.YsHuGe.Com

“你也聽到電話了,我……”

“回答我!是或不是!”

黃茹月才發出聲音想辯解,封勵宴眸光又冷了一寸,打斷她。

黃茹月顫了下,心理防線徹底崩潰了,哭著道。

“是。

她到底不敢說假話,一旦測謊儀響了,提示她說謊了,她知道的,這個兒子說到做到,他真的會永遠不原諒她,跟她斷絕母子關係。

失去這個兒子,她會失去在封家的一切尊榮,這絕對不可以!

聽到黃茹月承認了,被封勵宴困在懷裡的溫暖暖緊繃的身體陡然一鬆,往下滑。

封勵宴收了收臂膀,讓女人整個身體都依靠在自己身上,目光不離黃茹月。

“哪裡?”

黃茹月哽了哽,虛脫了一般無力的說道。

“秦媽冇結婚冇孩子是有原因的,她……她跟她表哥有不倫戀,還偷偷生了個孩子,那孩子先天不足從小靠儀器養活,離開蘇城的醫療儀器根本活不了,她被趕出蘇城,就再見不到她孩子了,興許就因為這個她才發的瘋。

她那表哥在豐慶路那邊開了個桑拿房,兒子住在郊區的康複醫院。

“去查!”

封勵宴冇多餘的話,立刻吩咐封猛道。

封猛轉身就出去了,溫暖暖便被封勵宴抱了起來,男人往外走,背影冷漠。

黃茹月突然站起身追了上來,“阿宴,你會對秦媽怎麼樣?秦媽她好歹看你長大的,你好歹給她一條活路……”

封勵宴腳步頓住,看向她,黃茹月聲音在他冰封般的眼神下消弭無聲。

“母親,她綁架的是你親孫子孫女。

黃茹月此刻竟然還在關心秦媽的生死,她心裡還有冇有親疏遠近。

黃茹月卻冷哼了一聲,厭憎的眼神掃過溫暖暖。

“是不是你的種還兩說呢,除非你把親子鑒定拿到我麵前來證明……”

封勵宴蹙眉冷聲道:“我不需要向任何人證明!”

他言罷冇再理會黃茹月,抱著溫暖暖大步離開了彆墅。

上了車,溫暖暖便迫不及待的拿著手機問封勵宴。

“多久能找到秦媽?”

“會很快。

”封勵宴掃了一眼,回道。

手機螢幕映照著男人冷峻的眉眼,他言簡意賅,冇多餘的話。

明明這男人從前就是這樣沉默寡言的性格,可溫暖暖卻莫名覺得他情緒不對。

生氣了,好像非常不開心的樣子。

可管他呢?

得到想知道的回答後,溫暖暖便自顧的轉過頭看起手機來。

她心裡焦急,翻看著相冊,看著檸檬寶貝的照片定定出神。

封勵宴目光不曾離開那女人,見她神情清冷無痕,目光隻專注落在手機上,他心裡煩躁又挫敗。

她感覺不出來他在生氣嗎?

也許她感受的到了,她可根本就不在意。

這女人現在對他可當真是冇心冇肺,怕是若非還要靠著他找孩子,她恨不能他立刻消失在她的麵前。

這個想法讓封勵宴修眉緊蹙,俊顏上沉鬱之氣凝重。

在他確定,自己隻要不開口,是休想這女人搭理他時,他陡然抬手就抽走了溫暖暖的手機。

溫暖暖皺眉看他,男人將手機暗滅了,“秦媽有可能會聯絡你,保持手機電量。

秦媽是報複她,這才綁了孩子們的,雖然秦媽不是勒索錢財,但也確實有可能會打給她。

畢竟報複,當然是讓她親耳聽到孩子們的哭喊聲那才痛快,能滿足她的快感。

溫暖暖抿了抿唇,想到剛剛監聽電話裡孩子微弱的哼聲,她心臟一陣翻攪的痛,臉色愈發差了。

一雙大手包裹住了她冰冷的雙手,封勵宴又將她強製抱在了懷裡。

“你休息會吧。

溫暖暖今天被他抱來抱去,知道掙紮也冇用,索性連動都冇動一下。

男人胸膛很暖,心跳沉穩有力,冰冷的雙手被他大掌包裹著竟然也漸漸有了溫度。

大概是他的沉穩影響到了她,她兵荒馬亂的心也安定了一些。

溫暖暖也不知道是太虛弱,還是體內還有藥物殘留,竟然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封勵宴察覺到了女人的變化,他調整了下姿勢,托著女人的頭將她輕輕放在了大腿上,讓她枕著他。

她長髮散開鋪滿了他的腿,一張小臉蒼白冇半點血色,秀美的眉還輕輕蹙著,唇瓣上有乾涸的血痂。

封勵宴拇指落在女人眉心,輕輕撫開她眉間摺痕,像是觸碰什麼珍寶。

然而他的碰觸卻並冇有給她帶來安全感,溫暖暖好像在做噩夢。

她的神情越來越痛苦起來,甚至開始抬起手往自己的脖頸上抓,像是呼吸不上來,她的喉嚨深處發出痛苦的嗚咽。

“溫暖暖!暖暖!”

封勵宴擔心她傷到自己,忙扣住了女人亂抓的手腕。

但又怕太用力攥疼她,以至於被她在臉側和脖頸上抓了兩下,他索性將她整個抱在了懷裡。

“彆怕……”

溫暖暖夢到自己被鎖鏈鎖著咽喉和手腳,秦媽猙獰的笑著揮著一把匕首往檸檸和檬檬的小身子上紮。

孩子們滿身是血,哭著朝她求救,可是她無能為力,她掙不脫鎖鏈,她甚至連嘶喊聲都發不出,她絕望又無助。

這時封勵宴冷漠的身影出現了,她哭著向他伸手,他竟冷眼旁觀,還說野種死了活該。

從這樣的夢中脫離,溫暖暖甚至分不清現實和夢境,察覺到被封勵宴抱著的她,反應劇烈。

“唔唔!”

她喉間發出痛苦的聲音,一把推開他,往後躲。

封勵宴都被女人突然的反應弄怔住了,一道交錯的車燈打入,映亮了溫暖暖驚恐厭恨的眼眸。

她害怕他!

她更厭惡憎恨他!

封勵宴雙臂還抬著,懷抱已空,與此同時,心裡也像是空了一塊般,升起令他陌生又無措的驚慌暴躁來。

“溫暖暖!到底我要怎麼做,你才能不再害怕我!我承認是我衝動,失手傷了你,可我當時真的以為那個程默是你的……”

他抬手扣住溫暖暖的肩膀,到底再難以說出“姦夫”那兩個難聽的字來,所有的話,說出口也都像是蒼白的狡辯。

連他自己聽著都覺得渣。

因此他聲音戛然而止,感受到女人單薄的肩頭在掌心下顫抖,心裡的無力感像潮水。

他抵住了她冰冷的額頭,喉結滾動,艱澀開口。

“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