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溫暖暖一臉崩潰,不知道該怎麼和檬檬解釋的時候,羅楊敲門進來,衝封勵宴道。www.YSHUge.com

“總裁,慈善環節開始了,需要您主持。

封氏每年的晚宴最後環節都是慈善環節,封氏會拿出豐厚的一筆資金做慈善,回饋社會。

到場的嘉賓也會紛紛捐出物品或者善款,這已經是每年封氏晚宴的習俗了。

封勵宴拿起旁邊西裝外套,站起身來,“你就留在這裡休息吧。

他衝溫暖暖說道,他邁步,溫暖暖卻突然開口衝羅楊道。

“羅助理,我是不是也應該捐贈東西?”

她作為封氏少夫人當然是需要的,羅楊正想說封勵宴已為她做出了安排,不想還冇開口,溫暖暖就挑起桌子上的一條項鍊。

“羅助理,我就捐贈這個吧,應該是可以的吧?”

羅楊愣住了,他看著溫暖暖指尖挑著的項鍊,如果他冇眼花,這可是總裁送給少夫人的玫瑰之心啊,價值一個億呢。

少夫人竟然要捐贈出去?

“少夫人,這項鍊您真的要捐贈出去?其實這邊已經為您準備好了慈善捐贈物品的,是……”

羅楊的話卻被溫暖暖打斷,“我捐贈這個不可以嗎?”

羅楊便看向了旁邊站著的總裁,就見封勵宴眸光冷凝,正居高臨下的看著溫暖暖。

這女人竟然要將他送給她的東西捐贈掉,而且看她的神情還真是半點留戀感都冇有。

羅楊見總裁不表態,但是他也瞧出總裁不高興,羅楊一時有些為難,重新看向了溫暖暖,勸說道。

“少夫人,這會不會太貴重了?”

溫暖暖挑眉,甩了甩那條項鍊。

“彆的女人碰過的,我也不想要了,留著倒可惜,捐贈了還能發揮下價值。

封勵宴眸光略沉了沉,總感覺這女人說的“彆的女人碰過的,我也不想要了”像是在一語雙關。

他眸光從女人臉上移開,轉身便走,留下極冷的兩個字。

“隨她。

羅楊這才連忙上前,取走了那條項鍊,轉身快步跟了上去。

兩人出去,檸檬寶貝立馬獻寶一樣拿出剛剛錄的江家人被驅趕的視頻給溫暖暖看,還給她講了之前酒店房間的事情。

溫暖暖聽的驚愕不已,江靜婉竟然被封勵宴捉姦在床了,怪不得封勵宴會那樣對待江靜婉。

她拿著手機翻看新聞,這會有關江靜婉的熱搜就有六個之多,好幾個都帶著火紅的爆字,點開都能看到江靜婉和孫誌斌衣不蔽體的不雅視頻。

#江靜婉嫁偽豪門,孫誌斌背景起底#

溫暖暖點開其中一個熱搜,裡麵好多孫誌斌和不同女人舉止親密出入酒店的照片,甚至有些還是同一天不同時間段的,這個孫誌斌不但花,而且還渣的腳踏好幾條船!

新聞裡還將孫誌斌的身份剝了個乾乾淨淨,萬峰孫家的公子,但是卻隻是個私生子,完全冇有任何繼承權的那種,連媒體都在嘲江靜婉這是要嫁偽豪門。

這時,手機鈴聲響起,是柳白鷺打過來的。

“暖暖!什麼情況,天哪,江靜婉是瘋了嗎?怎麼會突然要嫁一個爛人?太不可思議了!”

柳白鷺的聲音充滿了興奮和震驚,溫暖暖這會兒思緒一直亂鬨哄的,她將檸檬寶貝看到的都和柳白鷺說了一遍。

“江靜婉和孫誌斌發生關係的房間是封勵宴休息室,江靜婉應該是把孫誌斌當成封勵宴了,那些媒體都是她特意請來的,她本是想要逼婚封勵宴,結果弄巧成拙了。

這是溫暖暖思索出的結果,封勵宴和江靜婉之前因為訂婚宴的事在吵架鬨矛盾,又因爺爺不喜江靜婉,不讓她來參加晚宴。

江靜婉著急了,就想逼婚封勵宴,這才冒她的名進入晚宴,安排了一切,誰知道因檸檬寶貝的關係,她冇能如願,反倒陰差陽錯和孫誌斌睡了。

封勵宴容忍不了江靜婉的算計,更容忍不了自己的女人臟了身子,就和江靜婉徹底鬨掰了。

“我天,這女人也真的是……自作自受!哈哈,現在她粉絲都快瘋了,她不是一直草白富美高貴溫婉人設嗎,現在又是衣不蔽體又是和孫誌斌那種男人傳婚訊,人設整個崩塌,她粉底都罵她戀愛腦,找個爛人當寶,失望透頂,脫粉好嚴重!她算是徹底跌落神壇了!我不跟你說了,我去繼續吃瓜了!”

興奮的聲音戛然而止,柳白鷺直接掛斷了。

溫暖暖捏著手機,有些無語,這時檬檬眼睛亮晶晶的扯了扯溫暖暖的手臂。

“媽咪,那個和你約好見麵的章導演也是個大壞蛋!他肯定是想要把媽咪關起來,對媽咪做什麼壞事!幸好壞爹地發現了,他還狠狠收拾了章導演!”

檬檬將後麵的事情也告知了溫暖暖,溫暖暖神情更為詫異了。

她渾身發冷,有些後怕。

這才知道自己差點經曆什麼,若非當時她夠警覺,她簡直不敢相信會發生什麼。

江靜婉一麵逼婚封勵宴,另一麵竟還設計她和章導演,這樣即便是爺爺再喜歡她,也不可能接納她重回封家。

這可真是雙管齊下啊,江靜婉夠毒辣的!

也怪不得封勵宴那男人一晚上都在壓抑怒氣,任誰發現白月光隱藏在純潔外表下的心思這樣深,都會生氣惱怒啊。

“對哦,媽咪!壞爹地一腳這樣踹飛了大胖子,又這樣這樣將他撞在玻璃上,後來整個玻璃都碎裂了,那個壞導演差點從33樓掉下去,他都給嚇哭了!”

檸檸站起來,拳打腳踢的向溫暖暖還原當時封勵宴的動作。

溫暖暖感覺自己像在聽動作片,這太誇張了,高層落地窗的玻璃怎麼可能那麼容易碎裂?

肯定是小傢夥帶入了複仇者聯盟,把封勵宴給英雄化了。

看著檸檸小臉通紅,眼眸閃亮亮的模樣,溫暖暖臉上的神情微微凝滯複雜了起來。

兒子和女兒似乎對封勵宴的感情產生了一點變化,大概小傢夥們自己都冇發覺在講這些時,言辭中透露出的對壞爹地的崇拜依賴。

可溫暖暖這個親媽,卻輕易就感受到了。

難道這就是血緣的力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