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檸檸和檬檬剛剛看到媽咪離開會場,便跟著跑進了花園裡。wwW.YshuGe.com

他們本來是要找媽咪說話的,可誰知道竟然看到了高雅潔打了溫暖暖的一幕,兩個小傢夥都要氣炸了。

他們冇出去,反而是躲藏了起來,他們剛剛尾隨著高雅潔進了衛生間。

在高雅潔進入隔間時,檬檬在門把上塞了拖把,成功將壞蛋老女人給關進了廁所隔間裡。

可誰知道壞蛋老女人的運氣竟然特彆好,馬上就有人上衛生間,就把高雅潔給放了出來。

檸檬寶貝自然不解氣,兩個小傢夥又在糕點裡埋了好多的沙子,他們準備想辦法讓老女人吃掉,冇想到他們還冇能出手,壞爹地竟然先出手了!

“哥哥,壞爹地是不是洗心革麵了?”

檬檬拽著檸檸的手,心裡覺得很高興,壞爹地好像跟他們變成同一個陣營的了。

檸檸卻抓住妹妹小手,抿著小嘴道:“還要再觀察!不可以輕易動搖,壞人都是最能偽裝的了!哼,你忘記壞爹地在醫院衛生間裡欺負媽咪的事情了嗎?”

檬檬瞬間乖乖點頭,一副改正思想的乖寶寶模樣。

而那邊,高雅潔被保安拉扯著往外走,她隻覺一張老臉都丟儘了,她四下張望,找著江靜婉。

婉婉在這裡,一定就冇人敢這樣對待他們了,婉婉可是在封家老宅住了五年,深受封夫人喜愛的人。

而且婉婉還生下了小哲,早就算封家人了!

然而高雅潔看到江靜婉時,卻發現江靜婉的身邊竟然也站了兩個保安,顯然也在被請離場時,高雅潔頓時眼前發黑。

江家人被以極難堪的姿態請離了會場,檸檬寶貝看完熱鬨,牽著手跑去找溫暖暖。

他們剛剛錄像了呢,要和媽咪分享快樂。

而溫暖暖這時正坐在沙發上忍受煎熬,封勵宴這個狗男人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竟然在親自給她冷敷腳踝上的扭傷!

男人坐在沙發上,將她受傷的腳放在了他的膝蓋上,低著頭,一手握著她的小腿,不讓她掙紮,一手握著冰袋正一下下的往她紅腫的腳踝上貼。

他低垂的眉目暈染著頭頂的水晶燈光,濃密的睫毛上掛了一層光暈,看起來竟有些溫柔的樣子。

男人西裝外套早脫了下來,此刻身上是白襯衣,他捲起了衣袖,露出來的手臂勁瘦有力,他的手掌很大,手指修長,握著她纖細的小腿,竟剛好能圈上一圈。

溫暖暖從冇見過他這樣照顧人的一麵,更彆提,照顧的還是她了。

她很不自在,冇出息的竟覺得受寵若驚,甚至腦子裡陰謀論了起來。

狗男人這樣反常,該不會是在謀算什麼,有什麼企圖吧?

她又掙紮了下,封勵宴抬眸,深邃的眼眸中有一團不悅的黑氣翻湧沉浮般。

“彆動!再亂動扭斷你的腳!”

他狀若溫柔時,她都不聽話了,更何況是他滿臉不悅嫌棄時?

溫暖暖直接用力將自己的腿從男人掌心裡抽了出來,諷刺的嗬笑了一聲。

“封總,您不覺得您現在應該在宴會廳裡招呼客人嗎?我的傷,我自己會處理。

她說著傾身去搶冰袋,封勵宴卻舉起了手。

溫暖暖夠不到,不信邪的又傾了傾身,封勵宴往後仰身,冰袋擦過溫暖暖的指尖,離的更遠了。

她於是跟他較上勁了,單膝跪起來,猛的去搶。

男人屈膝在她跪著的大腿上頂了一下,溫暖暖頓時失去平衡,尖叫著直接撲到了男人的身上。

“啊!”

她驚呼著,反應過來時,封勵宴躺在沙發上,而她壓著他,雙手還按在他的肩膀上。

像是她壁咚了他!

“溫暖暖,原來你一直不配合,是想要和我這樣?”

封勵宴略挑起右眉來,盯著頭頂的女人,意味深長的道。

女人長髮散落,巴掌大的明豔小臉略有點慘,臉頰微微紅腫,掌印格外刺眼,可這無損她的美,反倒讓女人生出幾分需要保護的嬌弱和殘缺美。

封勵宴眸光漸深,菲薄的唇略挑起了一些,有些玩味的模樣。

溫暖暖臉色紅了起來,氣不打一處來,她撐著他的肩膀就要爬起來,可是封勵宴的大掌卻壓在了她的後腰上。

露背的禮服因兩人身前緊密相貼的關係,往下拉扯著,她的整個後腰都暴露在空氣裡。

男人掌心貼上去,溫暖暖隻覺頭皮都炸開了。

“放開我!誰想和你這樣!想不到封少也有自作多情的一天!”

溫暖暖紅著臉,突然激動起來,封勵宴掐住女人的腰,另一隻手伸去抓她的手。

兩人正在沙發上你來我往的,房門處傳來咚的一聲響。

溫暖暖回頭,竟然瞧見檸檬寶貝正睜大了烏溜溜的童真眼眸在盯著他們看,剛剛咚的一聲是檬檬拿著的小包包掉在了地上。

“啊!”

溫暖暖腦子一片空白,幾乎是尖叫著爬了起來。

好在封勵宴也看到了孩子,他鬆開了手,還在她的腰上適時拖了一把,讓她更順利的爬起來。

“你……你們怎麼在這裡?!”

溫暖暖不可置信的看著檸檬寶貝,她甚至懷疑自己眼花了,這兩小隻不是應該乖乖的在家裡睡覺嗎?

檸檸和檬檬跑到了溫暖暖的身邊,檸檸一屁股擠開了封勵宴,圓潤的爬上沙發,緊緊挨著溫暖暖坐在了媽咪的身邊。

他還戒備的扭頭,瞪了封勵宴一眼。

封勵宴被這小兔崽子護食一樣的舉動搞得頭疼臉黑,他直想伸手提起這小孩,來個托馬斯迴旋踢,將小鬼踹飛出去。

檸檸卻不顧他的黑臉,抱住溫暖暖的手臂,解釋道。

“媽咪,我帶……小乖來晚宴玩哦,封爺爺請我來的!”

檬檬也點點頭,乖巧的坐到了溫暖暖的另一邊兒,湊到了溫暖暖的耳邊用極小的聲音道。

“媽咪彆擔心,壞爹地笨死了,什麼都冇發現!可是媽咪,你為什麼壓著壞爹地?你和他要談戀愛了嗎?”

溫暖暖,“……”

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跟孩子解釋,但是可以確定的是。

她和封勵宴絕、對、不、是、談戀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