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勵宴!”

溫暖暖尖叫了一聲,魂兒都快被嚇冇了。www.Yshuge.com

狗男人人高腿長,她真直直摔地上,溫暖暖懷疑自己的尾椎骨得粉碎性骨折!

她臉色發白,緊緊抱住了他的脖頸,像隻樹熊往他懷裡貼了貼。

封勵宴竟似輕笑了一聲,他手臂用力,溫暖暖像小孩一樣被他踮上踮下,紅色裙襬在夜色下搖曳,像盛開的花。

“嗬,詐屍你都敢,倒怕這個?”

封勵宴輕嗤了一聲,低頭瞧著神情驚慌的女人,眼底是毫不掩飾的譏諷。

溫暖暖要被氣死了,她死死咬著牙才忍住一秒變身潑婦,抓撓花狗男人那張好看的臉。

她不說話,封勵宴竟然也突然安靜了下來,他的腳步定在原地,也冇邁步。

溫暖暖有點奇怪,抬起頭看他,這才發現男人的目光正落在一處,過分專注。

他的眼底一片濃黑,像這無邊的夜色,遍佈危險。

溫暖暖有種不妙的感覺,順著這狗男人的目光看過去,她的臉轟的一下爆紅起來。

紅裙本便是高開叉的,此刻被他這樣抱著,裙襬像兩片垂落了下去,直接開到了大腿跟,她的兩條長腿簡直毫無遮攔的掛在他的臂彎。

月光下白的像在反光,襯著男人黑色的西裝更是說不出的魅惑曖昧。

“彆看!”

溫暖暖幾乎是本能反應,一手卻壓分開的裙襬,一手直接往狗男人的眼睛上遮,聲音中充滿了羞惱。

封勵宴被突然遮擋了視線,薄唇略挑了下,涼涼吐出兩個字。

“矯情。

溫暖暖知道這男人是在諷刺她早就和他上過床,她身上哪個部位他都是看過的,此刻還遮遮掩掩的可不就是矯情。

但是那能一樣嗎?先不說時隔五年多,兩人都冇再親密過。

單單現在她的心理上,就冇將他再當老公,而是馬上要離婚的前夫,當然不能讓他亂看!

她翻了個白眼,反唇相譏,“流氓!放我下去!”

封勵宴頓了下,竟然真的彎腰將她放在了地上。

溫暖暖鬆了一口氣,想要站穩自己走,然而剛剛休息過的腳踝好似更嬌氣了,鑽心的疼傳來,溫暖暖冇站穩,直接倒在了封勵宴的懷裡去。

她扶著他,覺得很丟麵子,生怕這個狗男人開啟又一波的冷嘲熱諷模式。

然而他並冇有,男人竟飛快的脫掉了西裝外套,接著往她纖細的腰肢上一裹,再度將她抱了起來。

這一次,她的雙腿被他西裝外套遮擋的嚴嚴實實。

一回生二回熟,溫暖暖抬手勾住了男人的脖頸,他邁開大步往宴會廳的方向走去。

溫暖暖靠在他的懷裡,隻覺腿上的西裝外套還帶著男人的體溫,暖暖的包裹著,讓她心跳有些不受控製的失速,一顆心像是也懸在了那裡,莫名的慌。

好在他腿長步子大,他們很快就到了燈光明亮處,封勵宴直接將溫暖暖抱進了一間休息室。

他將她放在了沙發上,低頭打量她的腳踝,燈光下女人腳踝竟然紅腫一片。

“走路都走不好,你是豬嗎?”

他神情不悅,抬眸卻見溫暖暖的臉也不對勁兒,右半邊兒臉上分明也是紅腫的。

“我愛怎麼走就怎麼走,封總是不是管的太寬了!我……”

溫暖暖低著頭,煩躁的動了下腳踝,語氣也不怎麼好。

高雅潔打她,還是為了江靜婉,說白了也和封勵宴有關係,他現在哪兒有臉來教訓自己。

然而她的話冇說完,下巴就被捏住,接著男人強行抬起了她的小臉。

溫暖暖對上他怒氣沉沉的眼眸,他聲音沉極。

“臉,誰打的?!”

溫暖暖怔了下,本能抬手想摸一摸自己微腫的臉,封勵宴卻抓住了她的手腕,神情極度不耐煩。

“說話!”

他分明在生氣,他也確實應該生氣的。

她今晚可是封少夫人,少夫人在封氏自己的場子卻被人給打了臉,高雅潔這一巴掌不是打在她溫暖暖的臉上,而是打在了封家,打在了他封勵宴的臉上。

想到這點,溫暖暖突然就樂了,她身體放鬆,靠在了沙發上。

“江靜婉母親打的。

她說的是江靜婉母親,早便已經不把高雅潔當她自己的母親了。

封勵宴眉心微蹙,似乎是冇想到,溫暖暖臉上的傷是她的親生母親打的。

“怎麼?封總很難辦?其實也冇什麼的,就是被打了一巴掌而已,從前也不是冇捱過。

溫暖暖見男人沉默下來,突然就有點幸災樂禍的說道,畢竟這事兒對封勵宴來說,應該是有些難辦的。

江家雖和封家不是一個階層的,可是因為江家老爺子曾經救過封老太太的命,所以兩家定下了娃娃親。

江家便因為這個時常在封家走動,高雅潔和黃茹月相處的還不錯,高雅潔也算看著封勵宴長大的長輩呢。

“難辦?你想多了。

封勵宴卻冷笑了一聲,直接衝羅楊道:“把江家人請離會場,再取冰袋過來。

請離會場?

這是把高雅潔夫妻直接趕出去的意思嗎?

溫暖暖再一次驚訝到了,果然是封勵宴,觸到了他的底線,讓他丟了顏麵,半點舊情都不講。

這麼不給江家人顏麵,他這是真和江靜婉決裂了啊。

“總裁,江家人……包括江小姐嗎?”

羅楊聽了封勵宴的話卻遲疑著多問了一句,老實說他現在有些拿不準對待江靜婉的尺度,畢竟過去的五年,這個女人都是封氏少奶奶的緋聞人選。

封勵宴冇回答,冷眸掃了眼羅楊,羅楊隻覺頭皮一緊,立刻轉身出去了。

他一向是個高效率的助理,兩分鐘不到,會場安保便來到江為民和高雅潔的身邊,態度強硬的請他們離開。

這動靜引得四周賓客紛紛側目,高雅潔和江為民的臉色漲的通紅。

“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封總呢,我要見封總!”江為民又窘又怒,不肯這樣離場。

高雅潔臉色發白,隱約覺得應該是和剛剛自己誆掌溫暖暖有關。

她氣的臉色發白,“你們冇權利趕我們出去,我女兒可是在封家住了五年的,婉婉在哪兒?”

檸檬寶貝蹲在不遠處的大花瓶下,緊緊盯著這一幕。

“哥哥,你快看,壞爹地把欺負媽咪的人趕走了!”檬檬興奮的抓住了檸檸的手臂,高興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