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封總抱歉,封太太見諒。www.Yshuge.com

孫誌斌說著,摟著不停掙紮的江靜婉就要走。

溫暖暖不可思議的看著這一幕,封勵宴這個狗男人是怎麼回事,他竟然容許彆的男人帶走他的白月光?

還說那個男人馬上就要和江靜婉結婚了?

她覺得自己的腦細胞可能不夠用,完全處於懵逼中,直到封勵宴冷沉開口。

“慢著!”

男人聲音落下,孫誌斌忙停下了腳步,神情有些膽怯。

他從前可聽說過的,江靜婉是封勵宴的女人,天知道今天發現自己竟然把江靜婉給睡了,還是在封勵宴的專屬房間裡,他差點嚇尿了好嗎。

他以為自己今天死定了,誰知道後麵的發展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稀裡糊塗的他就被宣佈要和江靜婉結婚了。

可他總擔心封勵宴突然後悔,發怒又要弄死他。

此刻被封勵宴叫住,孫誌斌簡直麵無人色。

而他的懷裡,江靜婉整個人都像是重新活了過來,她麵露希望,看著封勵宴。

她就知道,這個男人不可能對她那樣的無情。

“阿宴,你改變主意了對不對,你終於肯原諒我了是嗎?我……”

她掙脫開孫誌斌,哭著走向封勵宴。

溫暖暖覺得這個發展纔是對的,是啊,封勵宴怎麼可能真的讓彆的男人帶走江靜婉呢。

瞧瞧江靜婉這眼淚,這心碎又心醉的表情,溫暖暖隻能說,渣男賤女好會玩兒,這就有虐戀情深的內味了。

然而她正遊離在外,腰間的手卻收緊,掐了下她的腰肢。

“嘶。

”溫暖暖不覺驚呼一聲,抬眸瞪向了封勵宴。

封勵宴竟也冇看哭著跑來的江靜婉,反倒正注視著她,撞上她憤怒的視線,他屈指突然在她眉心重重敲了一下,說道。

“不是說她拿走了你的東西嗎?去拿回來。

溫暖暖怔住了,江靜婉顯然也意識到封勵宴這個男人叫住她並非是改變了主意,她的腳步狠狠頓住。

溫暖暖開始還冇明白封勵宴的意思,直到她順著男人的目光看到了江靜婉脖子上的那條項鍊。

這男人是說那條玫瑰之心?

他竟然讓她去搶回來?

溫暖暖雖然想不明白這一切是怎麼回事,但是並不妨礙她腎上腺飆升,蠢蠢欲動。

管它呢。

這可是狗男人的意思!

她邁步興沖沖的就朝著江靜婉走了過去,江靜婉顯然也意識到了,臉色蒼白的抬起手掩在了項鍊上。

溫暖暖走到了她的麵前,一把扯開了江靜婉的擋著項鍊的手,扯住吊墜,直接將項鍊從江靜婉的脖頸上拽掉了。

“啊!”

江靜婉捂著被扯疼的脖子,痛呼了一聲,盯著溫暖暖的眼神毒辣的駭人。

溫暖暖聳了聳肩,“是他讓我這樣的,你要瞪就瞪他去啊!”

她指了指封勵宴,表情彆提多無辜了。

看著溫暖暖這幅白蓮花模樣,江靜婉眼裡的恨意像化不開的墨,整個人都陰沉沉的。

直到孫誌斌過來,連拉帶扯的帶走了她。

溫暖暖站在原地,她手裡捏著那條項鍊,攥的很緊,鑽石冰涼,切割麵膈著掌心,微微刺痛,提醒著她這不是做夢。

溫暖暖盯著蘇誌斌帶走江靜婉的方向,良久她才轉身皺眉看向封勵宴。

“你和江靜婉真鬨翻了?”

男人卻冷眸睥著她,沉聲道:“我和她本就沒關係。

他說完轉身往宴會廳的方向走去,溫暖暖看著男人冷漠的背影,眉心蹙的更緊了。

他竟然就這麼走了!真不去追江靜婉了!

還有,他說的和江靜婉沒關係是什麼話?

這怎麼可能,要是沒關係江靜婉怎麼可能一直住在封家老宅?

黃茹月有多難搞,溫暖暖體會的不能再深了,可她卻認可江靜婉做兒媳婦,封勵宴怎麼可能和江靜婉沒關係?

真是男人的嘴騙人的鬼!

溫暖暖邁步,這時一股鑽心的疼痛從腳踝處傳來。

溫暖暖低下頭,這才發現剛剛被高雅潔那一推,她的腳扭傷了,剛剛情緒一直處在緊繃狀態,她竟然都冇發現。

她痛呼了聲,一瘸一拐的低著頭往前走。

冇走多遠,身前突然籠罩過一道陰影,溫暖暖嚇了一跳,抬起頭看到了雙手插兜站在麵前的封勵宴。

她更錯愕了,察覺到自己快撞上他了,她往後退了下,腳傷刺疼,她驚呼一聲往後栽倒。

腰肢被男人抬手攬住,她纖弱的身體被帶回來,像搖擺的柳枝落進了他的懷裡。

“你……你怎麼又回來了?”

溫暖暖驚魂不定的靠著男人,他胸腔微微起伏,散發著獨屬於他的清冽氣息,但是隔著薄薄的襯衫觸手卻是暖的。

他明明已經離開了,為什麼又折返了回來?

是見她冇有跟上去,特意來找她嗎?

這樣的想法讓溫暖暖眸光閃動,隻覺男人胸腔的暖意像是沾染上了她的指尖,想要沿著末梢神經往心頭爬。

“你今晚是我的女伴,媒體都在盯著,不要遠離我身邊。

”封勵宴清冷的嗓音響起。

是啊,她可是以封少夫人的身份出現的,狗男人當然不能讓她慘兮兮的落單。

萬一被媒體拍到了什麼,在網上亂報道,多影響他可靠成功人士的形象啊。

溫暖暖低下了頭,她狠狠咬了下舌尖,讓自己清醒過來。

過往的數年,她從未在這個男人身上感受到暖意,有的隻是無儘的失望和傷害。

不能不長教訓!

“腳怎麼了?”這時候封勵宴卻蹙眉,垂眸盯著女人明顯不對勁的右腳。

溫暖暖低著頭,不想看他,邁步就要繞過他離開,語氣很淡。

“不小心扭到……啊。

她驚呼一聲,猝不及防的被他直接抱了起來。

她踢騰著纖細的腿,排斥的道:“你放我下來,會被人看到的!”

晚宴人不少,這裡雖然是花園,可是也不時有人經過,溫暖暖覺得格外不自在,窘迫的想打人。

封勵宴卻冷聲道:“抱著我,再亂動我鬆手了。

溫暖暖錯愕的抬眸看他,封勵宴竟然主動的讓她抱他?

她愣愣的冇反應,男人托著她大腿的手竟然真鬆了下,溫暖暖頓時往下墜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