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宴會廳。Www.YsHuGe.Com

溫暖暖被眾多目光盯視著,隻覺如芒在背。

她自然知道能夠成為宴會的焦點,不是因為她有多美多驚豔,隻是因為她的身邊站著的是這個男人。

這叫她更不自在,她腳步都是遲疑的,直到有幾個人端著酒杯過來,和封勵宴敘話。

“封總今晚的女伴真是光彩照人,豔壓全場啊。

他用女伴來稱呼溫暖暖,溫暖暖微微笑著點頭,以為封勵宴這男人也會默認這個身份。

這時,男人卻攬過了她的腰,低頭看著她略笑了下。

他嗓音清晰,“這是我太太。

他的話明顯讓所有人震驚了,氣氛安靜,大家都用吃驚懵逼,又不可置信的眼神麵麵相覷。

封總的太太?

封總什麼時候有的太太?等等,該不會是五年前的那位吧,不是聽聞意外過世了嗎?

等他們回過神時,封勵宴已經神情如常,帶著溫暖暖走開了,他親手給溫暖暖拿了一疊小甜點。

溫暖暖愣愣的接過來,腦子很懵。

封勵宴竟真的跟人介紹她是他的太太,他不和江靜婉結婚了嗎?

“總裁,池家和周家的老太爺來了,在休息室,池少和周少陪同著,請您過去一趟。

羅楊這時急步過來說道,封勵宴看向溫暖暖,溫暖暖連忙走開了一步,像是生怕他提出讓她一起去一般。

“我餓了,我吃點東西。

封勵宴冷眸警告的掃了她一眼,沉聲道:“不準跑!”

他說完這才轉身離開,溫暖暖站在那裡,看著男人的背影,心裡充滿了荒謬感和不真實感。

封勵宴的各種反應,讓她覺得,他真的不是因為封老爺子才帶她過來的,他好像如同他說的那樣。

真的不打算和她離婚,且要綁著她這個封太太過下去!

為什麼會這樣?

那邊,封勵宴往小休息室去,卻依舊示意羅楊讓人盯著點溫暖暖,他步伐很快,將要進入休息室時腳步突然頓住,似是想起什麼來。

“玫瑰之心是什麼?”他突然側頭問羅楊。

羅楊怔了下,做為一個合格的助理,他雖然五年前冇跟在封勵宴的身邊,可溫暖暖回來後,羅楊立馬就聯絡了總裁從前的特助,並從前輩那裡得到了所有關於溫暖暖存儲資訊。

羅楊還熬了兩夜,加班做了功課。

因此他此刻回答的毫不遲疑,“總裁六年三個月前曾經讓卓總監從蘇富比拍賣會上以一億的成交價拍下了一顆粉鑽送給少夫人,那顆粉鑽就叫玫瑰之心。

封勵宴微微蹙眉,他依稀記得有這樣一條項鍊,但是當時不是他親自去拍的,也不是他親手送的,所以印象並不深。

他略點了下頭,重新邁步,羅楊上前推開門,男人邁步而入。

宴會廳。

溫暖暖自己找了一個角落在沙發上坐下,用叉子叉起一塊糕點,折騰了一晚上,她是真有些餓了。

她發現跟封勵宴那狗男人拉鋸,特彆的耗費心神和能量。

然而她可是頂著封勵宴太太的頭銜進場的,怎麼可能有清閒可以躲?

“封少夫人好,少夫人這條禮服是j牌的超季節高定吧,真的很適合您。

“少夫人的頸圈紅寶有些眼熟,我好像在雜誌上看到過……”

很快便有幾個太太小姐走了過來,氣氛一度很熱烈。

溫暖暖被包圍著,她的職業讓她對這種女人間的話題遊刃有餘,和大家交流的很愉快。

不過,這種應酬是真的耗費力氣,溫暖暖找了個藉口脫身,她走向一處露台,然而那邊卻已經有人先一步占據了。

有幾個女人的聊天聲傳出來。

“江靜婉下週不會真要結婚吧?”

“那是肯定的啊,封少親口對媒體記者宣佈的,怎麼可能是假的?”

溫暖暖的腳步驟然頓住,腦子嗡了一下。

江靜婉和封勵宴……

他們竟然下週要結婚?那他今晚把自己強行帶過來,還和所有人介紹她是封少夫人又是做什麼?

溫暖暖轉身,急步往外走,等回過神時候,她已經來到了花園裡,她大口大口的喘息著,甚至有些站立不穩。

“賤人!”

這時,一道尖利的女聲響起,黑影從旁邊衝過來,狠狠一巴掌朝溫暖暖打過來。

溫暖暖冇防備,臉上被甩的火辣辣疼,她也被那道力氣帶的腳一扭,直接摔倒在地上,狼狽的不行。

溫暖暖捂著臉抬頭,看到了高雅潔扭曲尖刻的臉,高雅潔指著她。

“你怎麼那麼不要臉!年齡輕輕的,不乾人事,淨勾引彆人的老公!像你這樣缺男人的狐媚子,真該被抓爛臉送去當妓!”

高雅潔趾高氣昂,對溫暖暖深惡痛絕的樣子。

溫暖暖看著她,拳頭緊握,這一刻她好像是回到了十七年被找回江家的日子。

本該是她親人的高雅潔,江為民,還有弟弟江鳴,對她各種嫌棄指責,永遠維護江靜婉。

那時候的她傻兮兮的,被溫家爸媽養的天真善良,竟因為期盼親情,被這些人傷的體無完膚。

時過境遷,她才知道,有些人是永遠不配真心相待的。

溫暖暖撐著地站了起來,她邁步逼近高雅潔。

“這些話,你應該去對你的另一個女兒說!勾引彆人老公,她纔是老手。

哦,對了,她勾引的還是親妹夫,你不是一直都還挺支援她的?現在對我說這樣的話,你自己不覺得可笑嗎?”

高雅潔被逼的步步後退,見鬼一樣瞪著溫暖暖。

近距離看,她的輪廓和眉眼更為清晰熟悉,高雅潔不可置信的尖叫一聲。

“鬼啊!”

她竟是嚇的麵色慘白,轉身連滾帶爬的逃走了,就像是真的看到都是鬼一樣。

溫暖暖站在那裡,唇角都是譏諷。

一個母親,看到死而複生的女兒,竟不心生歡喜,而覺得見了鬼,恐懼逃離,這也算是奇聞了吧?

她轉過身,好笑的想離開這該死的晚宴,誰知冇走兩步,竟看到不遠處封勵宴和江靜婉站在一起,兩人像是在糾纏著什麼。

溫暖暖瞬間火冒三丈,被愚弄的憤恨,被打的氣怒,讓她像被點燃了的爆竹,一陣風衝向兩人,揚手便打向封勵宴。

“封勵宴,你這個混蛋渣男,你和她既然要結婚,為什麼還非要把我扯進來!你是當江靜婉的新郎還嫌寂寞,還得拖著我這個前妻,見證你們的無恥?!”

她的巴掌自然是冇能甩在封勵宴臉上的,男人黑沉著俊顏抓住她的手,將她困在了懷裡。

“你發什麼瘋!他纔是江靜婉的新郎,跟我無關!”

男人抬手掐著她的小臉,將女人的麵頰從懷裡扭了個方向,溫暖暖看去便瞧見這裡竟還有第三人。

那是個陌生的男人,莫名有點氣質猥瑣,被封勵宴注視著,那男人伸手將江靜婉抱進了懷裡,還歉意的道。

“封總對不住,打擾到您了,我這就帶婉婉離開……”

溫暖暖整個人都懵了,這是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