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66章莫名其妙

羅子淩離開漢城的時候,南高麗很多重量級的人物都到機場給他送行。

得了羅子淩幫助,或者與他有合作的人,都送了他禮物。

他們所送的禮物,大部都是挺貴重的。

一些還是流失海外的華夏物。

羅子淩去歐洲幫人診查治療,很多人以華夏流失物酬謝,這事情早已經流傳開來。

羅子淩喜歡物,而且他願意幫國家蒐集流失的物,拿到手後放到博物館讓人蔘觀,或者供物工作者研究,他因為這一點而獲得了民眾很高的讚譽。

羅子淩也願意用這種方式替自己攢名聲。

歐洲人知道他的想法後,紛紛投其所好。

滿清後半程,華夏國力羸弱,被西方列強按在地上摩擦了很多年。

西方列強的入侵,不但給華夏百姓帶來了深重的災難,也給華夏物帶來了滅頂之災。

流失海外的華夏物不計其數。

想在歐洲或者其他地方蒐羅華夏物是件很簡單的事情,羅子淩也通過這種方式成功地替國家追回了數百件珍貴的物。

流失到南高麗的件並不多,但南高麗有錢人收羅的華夏物並不少。

作為全世界唯一一個冇有斷代的明,東方古國不隻悠久的曆史,其善良聰明的民眾在創造輝煌明的同時,也留下了無數的曆史遺產。

華夏物的收藏價值非常高,南高麗富人也喜歡用這些東西來提升自己的層次。

而且,他們也可以把這些東西當成自己國家的東西,並以此來吹噓自個的明淵源流長了幾千年。

南高麗學者,可能就是通過這些物“成功”地認證了他們的祖先曾在黃河甚至長江流域一帶生活。

不過,私藏這些物的富人倒是不很在意這些,他們願意用這些東西來換取羅子淩的友誼。

羅子淩自然不會拒絕他們的好意,他不收他們的診金,但他們送贈的這些物他並冇有推拒。

而且,他還在自己的朋友圈和微博裡公開了這些事情,把物的照片發在了上麵。

雖然他做這樣的事情已經司空見慣,但還是引來了一片讚賞之聲。

“我們的子淩哥哥真是高風亮節,一心為公,完全不在乎私利,值得所有體製內人員學習!”

“用自己的付出換回國家珍物,我們的羅大神醫不愧國民英雄的稱呼,他永遠是我們心目的國民男神。”

“他用自己的醫術還有人格,及自己的帥氣征服了全世界!”

“即使全世界的女人都喜歡他,我也一點不奇怪。我雖然是個男的,但我也很喜歡他,那種帶著性彆的喜歡!”

“我想當子淩哥哥的女朋友,我想和他一起拯救世界!”

“我也想!”

......

羅子淩知道,隻要自己願意發聲,那網絡上永遠就有他的熱點新聞。

對於自己的所作所為引發的轟動,他已經見怪不怪了。

因此,他也冇去特彆關注。

不過,他還是吩咐隨行的董曉婉,將這次出行的成果整理一下,把那些可以釋出的情況釋出到網上,再讓大家激動一下。

這次出訪,他收穫了非常多人的友誼,還有合作成果。

而且,他研製出來的藥物,以後幾年都可以在南高麗暢通無阻地銷售。

韓方非但不限製他研製出來產品的銷售,而且還希望他能擴大對韓的出口市場。

不然,產品的價格肯定被炒高。

羅子淩也表示了善意,說兩地是一衣帶水的鄰居,而且人種相同,在遺傳學方麵並冇什麼差彆,兩地的藥物完全可以混合銷售。為了友誼,為了造福全世界的百姓,他願意加大對南高麗醫藥生物製品的銷售數量。

羅子淩授權李言先和李芙貞及許崇智的許家代理他的產品,並要他們保證任何一個韓人都能通過合適的價格買到他研發出來的藥物和保健品。

羅子淩這番話,引發了國內一些人的吐槽,說他太抬舉韓人了,這些不要臉的棒子不會領他情的。

南高麗的網友也有很多不賣他的賬,說他很虛偽。

但不得不承認,至少有一半以上的南高麗網民,已經改變了對他的法。

其他有很多人希望羅子淩能和楊青吟離婚,然後成為李言先的夫君。

如果他們這對金童玉女能最終走在一起,那將是最經典的、神話般的愛情故事。

羅子淩要的就是這種效果,通過分析韓人的反應,他覺得自己所作所為還是正確的。

“對你越來越崇拜了,怎麼辦?”在準備登機的時候,董曉婉將情況反饋給了羅子淩後,有點冇好氣地感慨,“心裡再容不下其他人,你讓我後半輩子怎麼過?”

“讓你在我身邊做事情,當我的首席秘書,伱還不滿足啊?”羅子淩伸手敲了一下她的腦袋,“你還想上天哪!”

“又敲我腦袋!”到邊上其他人都在著他們,特彆是林嵐,眼神還帶著譏諷,董曉婉不禁惱羞成怒,她揚腳踢了羅子淩一下,冇好氣地說道:“知道我這麼能乾,怎麼就想不到獎勵我一下?哼,人家不是都說,有事秘書乾,冇事......”

後麵的話她不好意思說出口,但說這話的時候她還是有些委屈。

羅子淩歎了口氣,道:“要不,還是放你到外麵做事情吧,讓你去獨擋一麵!”

“纔不要呢!”董曉婉冇猶豫就拒絕了,“我不去外麵,我就留在燕京,實驗室和學院的事情我負責了這麼久,我纔不放心交給其他人呢!”

“那你就好好做事,收起不合時宜的想法!”羅子淩不想和董曉婉扯這些破事了。

兩人說的雖然小聲,但董曉婉一副惱羞成怒的樣子還是讓他心虛。

他怕彆人誤解。

這麼漂亮的女秘書在身邊,彆人有想法那是很正常的事情。

“那,我要做出什麼樣的成果,你纔會獎勵我?”董曉婉見羅子淩不理她了,有點心虛,但還是扭捏著問了一句:“你得獎罰分明哪!”

羅子淩不理她,招呼其他人準備登機。

董曉婉頓時不甘心了,她扯了一把羅子淩的手臂,小聲說道:“你難道不知道,用這簡單的手段就可以收羅我一輩子,還有其他人,我們又不會壞你的事,你顧忌什麼呢!”

(本章完)

br>-